您现在的位置:肉牛养殖 > 竹鼠养殖 > 正文

流水年华流水茶事(一)

流水年华流水茶事(一)

  一、癸未茶事  春节访友,友人沏以犹江剑绿春,茶香醉人。 犹江一带山深林密,茶多毛尖,剑绿春,新品名茶,集其佳者而已。

  这一年来,事杂心乱,茶事也萧淡了。

  清明前一日,在南昌公干,友人来访,送一罐新茶,说是最近得到的最好茶叶,先送来,免得放老了。 茶是庐山云雾,省茶果公司老总出手,自当不俗。

且将新火烹新茶罢,竟夜不能眠,醉也。

山人醉茶,是为奇事,忆及上次醉茶,已然三十一年了。   南昌归来,又有友人送一袋绿茶,说是崇义阳岭新茶,定做的。

阳岭茶,赣南名茶翘楚,近年来,新品迭出,就渐淡出了。 崇义上犹一带绿茶,杀口,有种匪气。 我曾于此山下耕读,浸润既久,装斯斯文文,总是不像。

  五月,友人送云台纤毫。 此茶产于定南云台山,山高1200米,远离村镇,人迹罕至。

茶形秀丽多毫,曾为赣南第一名茶。

盒装五听,开其一饮,极佳春色沉杯底。 女儿要去一听,说到学校泡茶,同寝室的,有精于茶艺者,置有一套茶具,巡城点兵,很有功夫。

唉,孩子象一面镜子,把我们给照老了。   非典期间,小居南康大山脑林场。 此地有溪名“蕉溪”,东坡过此,有句“浮石已干霜后水,蕉溪闲品雨前茶”,说的便是。 蕉溪雨前,极有文化品味的,这张牌竟然放着。 住林场,以蕉溪水沏绿茶,茶名大山脑毛尖,原水配原茶,虽名不同,实则不错。

林场有块草坪,三二亩地,早起踏露,挥竹竿击石子,是原生的高尔夫。

午后假寐,醒来读书品茶听蝉,竟也不负快意平生。   大山脑林场方圆数十里,峰峦叠嶂,溪涧清沏,其间有数千亩原始林。 陈毅当年在此游击,写下《赣南游击词》,凡十余章,野菜捉蛇,未及茶事。 饮茶须有心境,生死须臾,怎得闲情。 一日,与朋友行走溪山间,林木森森处忽现老屋数檐。

犬吠未息,有人来迎,抹桌搬椅,相邀饮茶。 茶是自采自焙,水是山泉,茶具粗野,大碗大壶。

相问,竟是远邻,说六八年下放,后于此成家,也就惯了。 旧事历历,那年冬天,我们敲锣打鼓送他们远行,说那广阔天地,大有作为,不意重逢于此,山河岁月,杯茶凉热。 他说城里也无亲戚,回去又能作何用,就终老于此罢,一个桃花源人,一种被动语态。

“四碗发清汗,平生不平事,全向毛孔散”。 他又提出一壶蜜,说是新割的,以山泉冲饮,说这东西清凉解暑。

蜜甜,茶香,辞他而去,哼“天将晚”,竟泛一层苦涩。

  夏秋泳于贡水,自备一瓶茶。

绿茶不耐焐,可以将就的是铁观音、凤凰单枞。 水中出汗不觉,泳罢,口极渴,三五人坐浮桥上,看日落月升。

茶味平平,但有此君,亦就有了另一点意味。   游泳到初冬,河清水浅人稀。

以保温杯蓄热茶,自冷水里起来,披浴巾,滚烫入口,暖及丹田,通身舒泰。   有先生课徒数人,学生时敬茗茶,执弟子礼。 先生既得之,则邀我饮,印象中有几款不俗:盘古龙珠,东方美人茶,极品冻顶。

先生自创混合茶,尚未成功,暂名“鸡尾茶”罢。   窗外,是冬日最后的雨,潇潇淡淡飘着。

待雨住了,该是春天了,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新茶也就次第而来:在茶树上绽放,在茶市上飘香,在茶杯中浮沉。 一年又一年,这茶事心境,相似却不同。

  2004/02/03  说明:其中有些文字以前发过,现修改后,统一以此纪年标题发。

    上一篇:诺安沪深300指数增强(320014) 下一篇:生态环境部:禁止环保“一刀切”行为